全国服务热线:400-123-4567

“减负”不能在增与减中“游戏”--山东频道--人

来源:未知 发布日期:2019-03-14 18:00 浏览:
原标题:“减负”不能在增与减中“游戏”

教育部日前印发《教育部2019年工作要点》,“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课外负担”成为其中重要内容,令人嗟叹不已。

曾记得在2018年“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课外负担”就被列入了“教育部十大实事”之一,一年过去了,这项工作依然被列入“重点”。可以想见,在教育部的红头文件指引下,各地研究出台中小学2019年“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课外负担”的工作通知或将如雨后春笋般一发不可收。

曾记得浙江省教育厅在2005年出台了一个非同寻常的“减负”措施,全名为《关于减轻中小学过重课业负担的若干意见》,人称“铁律27条”,直指“中小学生过重课外负担”弊端,可谓“干旱”中的“及时雨”。遗憾的是,近15年过去了,“及时雨”仍未消除这个省的“干旱”。

有教育学者曾经直言“减负至今是个美丽的谎言”。虽是激愤之语,但这只要看一看,那些无论寒暑,无论周末,迎着黎明上学与黑夜放学的莘莘学子,就可知他们确实是超负荷运转的人。尤其是毕业班的学生,忍受着非同寻常的题海折磨、升学压力。据说,有的学校加上晚自修,周课时量竟达58节,日作业量达3小时以上,导致部分学生每天平均睡眠时间仅6小时左右。然而,有些人还在娴熟自如地抽打“擦边球”,唱着“减负”的凯歌。

中国教育的“减负”为何一直是教育主管部门的工作重点,以至于成为攻坚的“痛点”与“难点”?

相传曾国藩被太平军打得狼狈溃退时,他的幕僚在起草一份军情汇报中写上了“屡战屡北”(“北”通“败”)四个字,曾文正见了,眉头一皱,提笔将“战”与“北”两字移了位,改成了“屡北屡战”。这一改,情调顿变:“屡战屡北”,是虽战而常败,而“屡北屡战”,则表露出一种坚韧的意志。于是乎,这位湘军败将非但逃过了惩罚,而且还骗得了犒赏。

喊了多年的“减负”,似乎也成了“屡减屡增”与“屡增屡减”的文字游戏。

“减负”的“痛点”与“难点”究竟在哪里?在教育的“双重人格”——在教育成“政绩”而决定升迁的层面,“增负”难以避免;在教育学与教育心理学科学理论与实践的角度,“减负”势在必行。于是乎,究竟是“增负”还是“减负”,只能是“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”。于是乎,我们的应试教育正像一列被施了魔法的列车,奔向“卡桑德拉大桥”:列车上情势危急,谁承担报告责任,谁承担评级测险责任,谁承担向公众说明真相的责任,谁承担让列车转轨的责任,谁承担对列车上相关人员的人道责任?此责任彼责任,纵横交错,以致“剪不断,理还乱”。

观看著名影星索菲亚·罗兰主演的世界经典影片《卡桑德拉大桥》,最欣赏其中的张伯伦医生,他的殊死拼搏,终于迎来了最后的胜利。真希望“张伯伦”老师、“张伯伦”校长、“张伯伦”局长……也能适时涌现,时下深陷于教育“减负”怪圈而越减越增的莘莘学子最需要的绝不是知识,而是义无反顾的张伯伦式的援助。

让“减负”走出“屡减屡增”与“屡增屡减”的游戏,是时候了。(金新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