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服务热线:400-123-4567

有“全民奥数”,就会有“全民编程”--山东频道

来源:未知 发布日期:2019-04-25 09:26 浏览:

“时代真的不一样了,现在的孩子都开始学起了我在大学才开始接触的编程。”在重庆一软件开发公司上班的刘明,看着手中刚刚拿到的宣传单感叹道,现在的培训机构不做少儿英语和奥数培训,竟改行做编程培训了!

近日,《工人日报》的这则新闻点破了当前的一种趋势:从“全民奥数”到“全民编程”基本已成事实。

有专家说:“奥数与竞赛相关,这种属性决定了它只是少数人的游戏。煽动乃至胁迫不适合参与这个游戏的孩子投身其中备受煎熬,唯一的目的不过是巨大的商业利益,而不是那些冠冕堂皇的说辞。”此言太偏激,哪一个培训机构的资本不是在满足市场需求的前提下逐利的?没有择校而教育相对均衡的话,“奥数”纵有三头六臂也兴不起如此有违教育规律的浪潮。

在国家教育部门明令禁止“全民奥赛”之余,冒出个“全民编程”,其必然性值得探讨。统计数据显示,2018年少儿编程领域总共获得50余笔融资。有业内人士指出,从市场规模来看,少儿编程市场目前预估有40亿元,学员规模达到1500万人。未来5年,预测可达300亿元的市场规模。种种迹象表明,少儿编程市场已成为一个“香饽饽”。

信然,但不要责怪资本。去年我国的教育部门所发布的高中的课程标准中,最让人眼前一亮的是,新课标第一次的引入大数据以及人工智能等相关内容,据说已经有不少省市执行了此套新课标,正在开展人工智能教育课目,并且作为高中的选修科目。“无巧不成书”,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适时推出了首部《人工智能基础》教材,难道这里面没有出版商的逐利因素吗?

据说,编程在日前已经确定加入了高考的考查项目之一,倘若由此带来的少年和儿童编程教育的热潮,从而形成基础教育阶段的“全民编程”,这实在是一种悲哀。推广编程教育是需要的,事实上国际社会也重视少儿编程在基础教育的发展,可这应该是局限于了解,像奥赛那样兴师动众堪称荒唐。

可以断言,有一天“物极必反”,当有关部门出来干涉“全民编程”,其一定会成为另一个殒命的“全民奥数”。少儿编程对于培养计算思维与提高孩子的创新能力的帮助,窃以为不具有普遍意义。否则,教育主管部门不将其作为一门主课,岂非重大失策与严重失职?

从“因材施教”这样常识性的教学原理上看,奥数教育也就跟体育、音乐、美术和棋术等所有“特长班”一样,只要向有才能的孩子开放,就没有问题。编程教育亦然。

上过生物课的人都知道,在自然界有一种寄生现象:“一种生物寄居在另一种生物的体内或体表,从中吸取营养物质来维持个体的生存并对寄主造成不同程度的伤害,如妨碍寄主的生长发育、降低寄主的生活力和生殖力,但一般不会引起寄主迅速死亡。”在现在这种应试教育竞争激烈的情况下,任何愿望良好的能力训练,到最后都变成了应试工具。从“全民奥数”到“全民编程”的必然逻辑,而逻辑的前提是教育处处充满了“寄生现象”。(金新)